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
分类:风俗习惯

原标题: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扬州

被夜色和车流包围的扬州文昌阁。/ 视觉中国

个园

在中国,有很多“遗老式”城市:它们历史悠久,一度是世界级的明星城市,但在今天逐渐回归平凡,被一个又一个后起之秀超越。

有的老城市忿忿,反复念叨着自己的老资格;有的老城市不甘,心心念念要复刻过去的辉煌;还有的老城市,逐渐找到了与时间和解的方式。

比如长江北岸的扬州,繁华已成往事,近几十年,当人们再提及江南的神韵气度,江南的经济繁荣,都已经很少想到这座江北的城市。“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今天的扬州和那个近乎传说的往昔,还保持有多大程度的重叠?

瘦西湖

在整个江南,可能没有人比韦明铧更适合谈论扬州了。他生于斯,长于斯,求学于斯,研究当地历史人文于斯,以近七十本专著和四十年学术研究,为世人展示扬州这一辉煌但衰残的古城中,光彩夺目与引人叹惋的细节。

发表于 2004-09-12 01:47

今年三月过半边天们的节日时,单位组织去扬州玩了一趟.因为是跟团游只走马观花的去了两个景点,一个的"个园",一个就是"瘦西湖". 扬州在古代是盐商云集地,十分繁荣,最辉煌的时候人口是现在的十倍!而“个园”就是当时一位盐商的私人花园(据导游介绍:此盐商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一位厅级干部)。古人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则瘦,无竹则俗。因此园林中种植了很多竹子,因竹子都是每支分叉上长三片狭长的竹叶,看起来就像是“个”字,园林由此得名“个园”!整个园林还是比较开阔,不像苏州园林,一大堆假山挤在一块。它只有一个假山群,围绕着一个小池塘,其余基本全是竹林。园林景色一般,但是后面与园林相联的房舍倒是有点看头,尤其是房舍间的过道,一米多宽,五十多米长,两边都是高高的石墙,脚下是石板路,头顶是狭长的天空,感觉很像大观园内的小路。 天下西湖三十六,个中最美在杭州!也就是说,在中国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三十六个“西湖”,而在扬州就有一个。扬州的西湖不同于其它地方,它是细长型的,因此得名“瘦西湖”。据说乾隆爷每次下江南都会来此! 一下车,就看到门口有好多好多小摊,都是卖毛绒绒的娃娃,我们这些女生直看得心痒痒呀,可是导游马上喊道,先进去玩,出来时再买。 一入门,首先看到的是一座上面盖有五座亭子的桥,这些亭子是呈莲花状分布相当于莲花的五片花瓣,此桥即为“莲花桥”,又称“五亭桥”。据说当年西游记中玉皇大帝的大殿就是在这儿取的景! 桥的对面有座类似于北京北海公园的白塔。据说当年乾隆到此游玩说了一句此地景色不错,要是还有一座塔就更好了!那些接待他的盐商听到后,当晚重金买来北京的白塔图纸用盐堆积起一座白塔乾隆第二天起床后看到这座塔呀,是龙心大悦!待乾隆走后再建起真正的塔来。 瘦西湖里还有一处是当年乾隆钓鱼的地方,据说他钓鱼的水平很臭,总是钓不上,就很不高兴.当场官员马上找来熟水性的人潜入水底将鱼挂在乾隆的鱼钩上。后来乾隆发现每次竿一落下就有鱼上勾,甚至有时不用放鱼饵。乾隆爷很奇怪就问身边的人,那些个官员吓得脸都白了,照实说吧皇上肯定会生气,不照实说又是欺君之罪。一个人灵机一动,说皇上乃是“龙子”,龙子想要鱼,鱼儿们还不争先恐后的来了!唉,想想古代的人也真可怜,伴君如伴虎呀! 在瘦西湖还有个有名的景点就是“二十四桥”,就是“二十四桥明月夜”中的桥。以前学这首诗时,我还以为是一条河上有二十四座桥呢,搞了半天就是一座很短但是很拱的桥,它左右共有二十四根栏杆,宽为二尺四,由此得名! 当地的物价不算贵的,TEXI的起步价是6元/3公里。扬州的洗脚师傅是很有名的,在杭州很多洗脚店都请的是扬州的师傅。据财务部的女同胞说她们在扬州找到一家有名气的店居然排了一个小时的队! 对了,还没说扬州炒饭呢!原来扬州炒饭是用白米饭+火腿沫+鸡蛋沫+青豆沫,还有个重要的东西就是洋葱沫,剁得很碎的,根本吃不出!

身为扬州人,韦明铧说自己对故乡的感情“单纯而复杂”。他对扬州既有回首恢弘历史的自豪,也有对城市现状与传统观念的反思与批判。

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他眼中的当代扬州人,荣于历史又悲于历史,乐于安逸又耽于安逸,在“我想发展”和“这样就好”的态度之间晃荡,维持着体面,知足地生活,带着些无奈,被称为“扬虚子”。

图片 2

繁华走了,秀雅还在。/ 江苏旅游网

01

扬州:没落的文青之城

韦明铧认为,当代扬州人的某些生活方式确实值得反思,但不忍苛责,因为这座城市有着太曲折的发展经历:历史给了古代扬州莫大的政治恩赐,又在近代收回;历史给了古代扬州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又让这些优势随近代化发展消失殆尽。

近代扬州,遭受了盐务改制和交通遗弃的打击,既失政策倾斜的利好,又丢交通枢纽的地位,也跟不上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发展步伐。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扬州既没有先知先觉的显赫人物引领,如无锡荣氏家族、南通张謇,在被选择时又没有过去的好运气,铁路修在了扬州旁边的镇江,最终从高高在上的富庶之都,变成无人问津的江北小城。

图片 3

扬州街头的老照片。/ 《扬州旧影》

扬州曾经创造“扬气”一词,比现代的“洋气”更显潇洒恣意,有“作事轩昂,向曰‘扬气’,以江南盐商为多,其作事尽事奢华也”的说法。曹聚仁在《上海春秋·开埠》里说:“中国历史上最悠久最热闹的大城市,正是扬州,并非上海。上海是在长江黄浦江交汇处一个小港口,三百年前比不上浏河,百五十年前只敢以苏州相比,夸下口来说,小小上海比苏州。至于扬州,实在太光辉了,高不可攀,怎么能比拟得上?”

时过境迁,扬州与上海互换了位置,再无人提“扬气”与“小扬州”,上海人的骄傲开始名声在外。等到扬州修了通往江南城市的铁路,无需再匆匆坐一天几趟的船过江时,时代早已将扬州甩在了身后。

扬州的许多景色和生活方式倒是因此留了下来,历史文化遗产相比快速发展的江南保留得更好,只是贵族气质还留着,贵族家底却没了,明清以来的极端自负,始终无处安放。

“扬州十日”的极端残酷,对后世的扬州人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在惨案后明白生命脆弱,因为自知回不到辉煌的从前,所以形成了“关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

小确幸成为扬州人的主流生活态度,是无奈中的必然。

一座很文艺青年的城市,必然也有文艺青年的优点和毛病,缺钱的文艺青年,毛病更多。风雅与无用本来就是共生的,这一点在扬州体现得特别明显。

对扬州来说,安于现状谈不上失败,但站在整个历史往回看,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图片 4

日暮下的瘦西湖。/ 维基

02

在扬州,幸福很小且容易得

1981年,韦明铧结束了在南京港务局的码头工人生涯,调回扬州市文化局创作组。从现代繁华的南京回到略显凋敝的扬州,起初他不习惯,甚至有些厌恶故乡的 “不思进取”。

相较于南京和江南诸城,扬州确实安逸得有些颓丧了。这种生活态度是刻在骨子里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家家崇风雅,书法兼古琴。一碗干丝一场戏,剃头洗脚两相宜。

扬州人泡个澡泡得浑身通泰,便认为“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了”。

韦明铧说,在扬州,安逸不只是中老年人的追求,年轻人同样如此,认为幸福很小,也很容易获得。“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和洗脚”这句话在清代传到日本和朝鲜,这与日本“小确幸”的说法极为相似。

图片 5

扬州个园一角。/ 维基

韦明铧笑着说,扬州人确实无须忙碌,他们已经实现了这种终极目标,就如同海滩晒太阳者对大款说的那样:“我已经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

扬州人贪图安逸,一定程度上也是低物欲的。但韦明铧认为,低物欲不等于清教徒式的生活,还是会期待有该有的现代设备、便捷措施,只是不把物质当成核心。

“现在还有很多家庭送孩子练毛笔、学古琴,很多地方都不会这样了吧。”韦明铧说“很多地方都不这样”的关键是,这种学习并非全为考级升学,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上的自觉。老年人惦念着写几首发表不了的古体诗,年轻人依然热衷唱昆曲、猜灯谜,所有人都会去茶馆与看戏。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手机版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

上一篇:甘肃省“舞动三晋”广场舞展览演出在景德镇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