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上海闲话里个“儿”
分类:中国民俗

原标题:蹔蝍、远开八只脚、搞啥百叶结......上海话里的这些“脚”,你都会念吗?

大家侪晓得,儿”辣拉北方话里向,做单字解释是“儿子”个意思,辣词语末脚闲话是儿化韵。其实,迭两只用法,上海闲话里也侪是有个。

以前,每到夏天,

方言;上海话;儿化;北方话;读法

就会有推着自行车,

大家侪晓得,“儿”辣拉北方话里向,做单字解释是“儿子”个意思,辣词语末脚闲话是儿化韵。其实,迭两只用法,上海闲话里也侪是有个。

后座挂着一串笼子的老伯伯,

有种人觉得,上海闲话喊儿子明明是“尼”子嘛!写下来忒勿像样,还是只好用北方话个“儿”将就将就了。迭个实在是误会,“儿”迭个字辣拉上海闲话里向,本来就是有“尼”个读法,外加也是有来历个,老祖宗就是迭能讲法。勿相信个说法,侬可以看看繁体字个写法,“倪”个声旁做啥是“儿”呢?

走街串巷叫卖着“叫蝈蝈”。

再来讲讲词尾个“儿化”。当然,啥花儿马儿个讲法,上海闲话是呒没个,勿单上海闲话呒没,隔壁个苏州闲话,长江对过个崇明闲话咾啥也侪看勿到迭个用法。周边地区个方言也就是杭州闲话里向个“儿”多了木佬佬,像经典滑稽段子《十三个人搓麻将》里就有一大串杭州话个儿化词,外加杭州闲话个儿化个读法,也是跟北方话一式一样,拿舌头卷起来要顶到天花板快了。

图片 1

其实,上海闲话也是有“儿化”个。只不过上海闲话里向个“儿化”勿是拿舌头卷起来,而是读成一个自成音节个鼻音ng,跟“五”“鱼”个读法是一样个。上海闲话拿“女儿”喊成“囡ng”,其实就是“囡”字后头跟了一只“儿化”。更加有意思个是,“囡”迭只字,按照语言学家潘悟云个考证,其实本身就是“女儿”个合音!只不过辰光一长,鼻音脱落以后大家侪勿晓得了,告咾帮伊造了一个“囡”字,后首来又重新加了儿化变成“囡儿”了。寻根问底闲话其实应该写成“女儿儿”——当然啥人也勿会迭能写,看看也是蛮戆个。

不少的人还会专门买上非常好看的蟋蟀盆,

像囡一样个“儿化”留辣上海闲话里向还有好几个字,统统侪是大家已经根本觉勿着个。譬方“虾”,有种读法是“欢”,其实就是“虾儿”;老宁波带到上海闲话里向个“老头浜”,写出来是奇怪来西,外地人看勿大懂,但拿“浜”迭个音还原回去,本来个写法其实是“老头伯儿”,人人侪看得懂;小鬼头叫“小畏”(也是从宁波闲话借来个),又勿是小人让人吓个意思,也是跟“虾”一样,是“小娃儿”演变过来个。

在弄堂里都蟋蟀!

像迭种看上去让人有眼稀里糊涂个字,考证一记“儿化”,其实侪蛮清爽。

但你知道,蟋蟀的上海话该怎么说嘛?

上网查询以及咨询了上海话老法师后,

发现蟋蟀上海话的写法有好几种,

比如“䟅【虫止】”、“蹔蝍”、

“趱绩”、“赚绩”、“蛅蝍”的等等。

古代“蟋蟀”也叫“促织”,

(对,就是那篇古文)

不过,相信大部分朋友是反应不过来的。

所以,就先写普通话的“蟋蟀”吧,

上海人自然能转化成默认的那2个音的。

图片 2

也有朋友说,

其实“蟋蟀”这2个字说不定

在历史长河的语音变化过程中,

转到上海话时

已经变成我们现在发的这2个音了!

而就有人用这个上海话中的这个

创作出了别样的歌曲。

图片 3

“蟋蟀”在上海话里的读音跟普通话的相差交关大

如果一下子卡住,想不出念法

不妨先来听听大王王和小王王的这首《蟋蟀》歌

顺便温习一下,雌雄蟋蟀在上海话里的叫法吧:

蟋蟀

词曲:王渊超 演唱:王渊超、王琦乐

录音及后期:王渊超 沪语校对:上海闲话朗读社

蛐蛐 蛐蛐蛐 蛐蛐 蛐蛐蛐

蟋蟀 雄的叫做二尾子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手机版发布于中国民俗,转载请注明出处:闲话上海闲话里个“儿”

上一篇:【拆迁动态】细柳社区、跃进村、焦东、焦西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